Tennant_戮路

在世界尽头!

我胡汉三回来更新和挖坑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存个脑洞】

渗血的脚与窝囊死去的人

前军医哈利/前芭蕾皇后萧墨华



哈利很平庸,但有为爱人付出的心。萧墨华没有任何爱人的心,只有想在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决心。

哈利与萧墨华没有任何积蓄辗转美国与巴黎,萧墨华的脚为舞蹈事业献上,她很快就会退出新的皇后会在她退出那天曝光。萧墨华为了让自己不那样干巴巴的留在历史上,她策划了一起绑架陷害。

萧墨华虚伪又矫情,可是哈利就是喜欢

哈利纵马直到码头边缘才才收紧马绳,马嘶鸣着人立起来又稳稳的落地,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冲呆滞的他喊道:
“等着我!记住我!!”

萧墨华用尽全身力气不去回应。

你看啊,他多爱我。

“而我也爱他。”

他真好看

【TRHP】Always love you/Chapter 4

弃权声明:他们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我,我只是让他们在一起。

警告:拥有私设,所有学院都是荣誉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He can't escape.
Just like us.


哈利停顿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不讨论他是勇敢还是渴望,换做是你。阿布,你会在那个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进入有可能存在蛇怪的密室吗?”哈利翻开一页手指在页面上移动着眼睛紧追着手指浏览着内容并没有看着阿布拉克萨斯

“……好吧,或许不那么早…但也是迟早的事!”阿布拉克萨斯扯了扯嘴角靠在书柜旁“不过…或许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不需要你告诉他呢?”

哈利再一次停顿,抬起头盯着阿布拉克萨斯“你知道他知道。”

“我猜测的,而且只有你不知道那些跟着帕金森的那些人现在是他的朋友了。”阿布拉克萨斯举了举双手狡黠的眨了眨眼

“他在瞒着我。”哈利放下书喃喃道

谁都在他眼里。

斯莱特林里从来没有人际关系的秘密如果有也不可能瞒过哈利的眼睛,但现在如果不是被告知那哈利还是会一直看不到真相…而这个所谓斯莱特林的继承者已经成功的瞒过了他一次。

“不可思议。”

哈利笑出声吓了阿布拉克萨斯一跳,要知道在一年级的时候都没有见哈利笑过!更别说发出笑声了!这让阿布拉克萨斯怀疑是不是自己说出的这个消息刺激疯了哈利。

阿布拉克萨斯抚上哈利的肩膀“你会怎么做哈利?”

将怀里的书放在书桌上轻轻拍了拍,哈利的笑容已经消失“什么都不做。”

在进入霍格华兹的第一年就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脱离他的掌控了,但是这一年一个新生一个看似是斯莱特林继承者的男孩一开始就被邓布利多重视,并且可以在他眼下收买人心……到现在为止哈利才真正意义上的不能轻视这个男孩了。

看着哈利那如此丰富表情的阿布拉克萨斯感觉到了异样的愉悦,笑眯眯的看着拿了新书不断翻页快速浏览的哈利。

“我说,”哈利浏览同时分心与阿布拉克萨斯说话“如果没记错,你是与赫奇帕夫的一位小姐有约会的。”

“噢!比起那位小姐我更愿意在这里看着你!”阿布拉克萨斯坐在了桌子上翘起了脚

哈利慢慢的合上手中的书看着阿布拉克萨斯“阿布你想说什么。”

“就算你是他的保护者或者他真的就是斯莱特林继承者,但如此在意一个一年级,这可不像你……”

阿布拉克萨斯的咏叹调让哈利有些恼火,但他不知道这股莫名其妙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恍惚中一个同样金发的对他也用过这个语气,那个金发的身后有两个体型庞大的家发出的哄笑让他的头脑有些发热。

“闭嘴!马尔福!”

阿布拉克萨斯立刻停住了嘴,而哈利因为他的停下而清醒过来。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那些话。

“看来你对他的关注不允许我评论。”阿布拉克萨斯眯起眼睛

“我只是有些头疼,我没有剥夺你的评论权这你知道的。”哈利揉了揉太阳穴希望自己的脑子快点好转起来

而哈利的话似乎起了这么一点作用,阿布拉克萨斯怀疑的看了看哈利“好吧,我要去和那漂亮的女孩约会了。”

哈利也不想让任何人在自己混乱的时候在自己身边所以胡乱的点了点头便打开手中的书,但脑子里那个扰乱他的那个画面让他在意不已,恍惚中那三个人身上有斯莱特林的绿色。而他并不记得斯莱特林里有那三个人,他只能尽力去排挤那个画面好让自己多记住一些重要的东西。

再次抬头已经是午夜哈利眨了眨干涩的眼睛站起身,椅子因为他的动作发出声音。

不远处的黑袍子警惕推后了几步想随时离开但撞上了身后的桌子,发出的声响让哈利疑惑的转过身但只捕捉到了袍子的一角。

哈利走出书架之间看了看图书馆门口后开始检查每个书架之间的桌子,而一张离自己不远的的一张桌子上的墨水被打翻,墨水还在往外流染了桌子并滴在了地板上……

“清理一新。”

经过休息室的时候哈利看到汤姆正靠在沙发的一边用一本书来垫着纸埋头写些什么,沙发前的长桌放了好几书,有摊开的和未摊开的。

“汤姆,你在写什么。”

汤姆从容的抬起头对上哈利的视线“变形课的论文,我原本不记得有这个了但是明天有这门课我必须要补上。”

哈利弯下腰看了看一本摊开的书然后看着汤姆眼睛“这是魔药课的书。”

汤姆愣了一下抿紧了唇也对上哈利的眼睛伸手合上了那本书“我无聊的时候看的,佩弗里尔学长关注这个做什么。”

“我不打扰你了…”

哈利快速的直起身体退后了几步,在对汤姆点了点头后转身离开。

他和阿布拉克萨斯对这个男孩的怀疑,果然是正确的。

只是这样想哈利感觉他不用期待在这一星期的最后时间里这个男孩可以给他带来什么样不容忽视和惊讶……


T.B.C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差点忘了这篇文,看了Fantastic Beasts才想起来!以后有空会放出全文!小雀斑太诱人我也想化身公兽!Fantastic这部我确定邓布利多是教授了所以会有赫奇帕夫的Scamander学长出现!

http://jeftwinger.lofter.com/post/1d221b03_8c0390c

上一章

关于One HP

最近知道也有两个妹子在翻这篇文并且又有一段时间(至少比我长),所以决定一段时候不动这篇的第一章。打算和其中一个翻了一半的妹子一起解决这篇,因为wood太这篇对我们有些困难而且同样的都没有时间。

所以这篇就是停更了,就酱

壓力過度三十題/30.那之後

 @博君一笑 感谢你创造了这个,我选择了30因为我觉得那该死的迷人然后吸引了我


Pairing:Draco/Harry


Warnings:黑暗和不安是有的,我无法排除!(我说这篇我是听着Earned it来写的,你信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You're a fool.Harry Potter.


And you will lose,everything.


霍格华兹食堂的所有亮光在那个女人进入并踩上桌子的时候瞬间熄灭,那原本是最安全,血液归属的一个地方……


“Avada Kedavra!!”


“Expelliarmus!”


那道绿色的强光和他手中那支别人的魔杖发出的红光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巨大的火花和冲力让他和那个发出绿光的那个人的身体往后倒了倒…在那个人停止的那一秒他的手比他的大脑快,因为手腕微微扭向外面,再一次发出那个咒语!


哈利睁开眼睛时才凌晨四点,一身的冷汗和惊醒他的噩梦已经让他不能继续躺在床上了。


离那场最后战争已经过了两年两个月,很多事情改变了并抛下他前进,那是罗恩与赫敏或者还有其他什么人但是他也不想继续想了,还有他没有继续与那个可爱美丽的红发女孩交往因为他们不合适,他还和对抗了七年的死对头解除了他们恶劣的关系,虽然那个人想要一个追求他的机会但这不妨碍他们成为朋友…所有他熟悉的东西与人都在脱离他,只有噩梦,只有噩梦没有完全脱离他而且添加了另外一些什么东西……是柔和的一道白光…


“该死!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哈利没有打开房子的任何一盏灯也没有点燃任何一支蜡烛,直径走进浴室坐进浴缸打开了一边冷水的水龙头。他想泡一会儿让自己的身体冰冷…这样做有好几个月了,这个一般会让他冷静下来或者暂时忘记。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是被沃尔布加布莱克尖叫的画像吵醒的,而她尖叫那一定是有人在她附近。哈利皱了皱眉关掉了水龙头扶着浴缸边缘缓缓站起身跨出,在一边的盆子里拿出一条毛巾系在腰上跌跌撞撞的走下楼,而因为水龙头一直没关,水流到了二楼楼梯让他差点摔死在那里。


哈利吼了一声那尖叫画像的画框停止了声音然后他才缓缓的拉开门


“波特该死的你……”


德拉克看到哈利眼下的黑影和消瘦苍白的身体不禁愣了一下闭上嘴巴,然后立刻抓住哈利的手腕与肩膀


“波特!!我不过离开一个月你就这样对待自己!!?”德拉克愤怒的向前挤去并将哈利往屋子里推“你看看你!简直就像一具尸体!!”


“好了好了马尔福,现在闭上你的嘴!让我安静一会儿好吗!”哈利用手掌揉了揉额头“你经常都是几个月几个月的不见!!”


德拉克抿紧了嘴唇紧紧的盯着哈利“又是那些噩梦吗!?无梦药剂现在不管用了吗?”


哈利靠在楼梯扶手那里疲惫的点了点头自嘲“……现在是轮到我恐惧伏地魔了…哈哈”


德拉克走上去搂着他不理会他身上冰冷还占着一些水“该死的,不要拿自己开玩笑!我会给你调配另外一种魔药的!”


“魔药现在对我没有任何用了!!”哈利狠狠的推开德拉克,后者因为力量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然后稳住“它们恶心味道让我头疼!!它们还不能让我晚上好好睡一觉!!!它们什么用都没有!!你是来折磨我的吗!!”


“……不,哈利…冷静下来”德拉克再次走上前靠近他捧着他的脸伸出大拇指将他的眼泪抹掉


哈利的手滑过德拉克的腰轻轻抱住下巴放在他肩膀“你会给我失去你的机会吗?”


德拉克哼笑出声“这是你说的话吗?我该叫你小女人?”


“嘿…”他的声音有些不对劲


“…你到底怎么了?”德拉克拉开了一些距离扶住哈利的头眼睛观察他脸色“你这次非常不对劲!”


“He's back.He's back……”哈利的声音听上去无力但有一些惊慌与急迫,同时绿眼睛向上看着德拉克


很明显德拉克还没明白他在说什么,这个认知让他想翻一个白眼


“Voldemort's back.”他补上剩下的


德拉克恍然大悟然后抱上了哈利,手在哈利光裸的背上来回抚摸叹了一口气


这句话在之前被预言家报社那些人看轻,那时一向冷静对待伏地魔的他语气有急迫的让人相信还有少见的惊慌…邓布利多还会说服魔发部一群不相信伏地魔回来的老顽固!    


“现在他已经被你杀掉了你记得吗?你没有被伏地魔杀死所以你不能让噩梦杀死你,知道吗?”德拉克亲吻了一下他的头发


“我真是恨透伏地魔了……”哈利抓紧了德拉克腰上的衣服,这让他好像紧抓着他的腰“他的一个命令害死了我的教父…梅林……这个不公平!”


德拉克警觉起来“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


“……我看伏地魔说着那些话了!我又会失去什么吗!?”哈利开始发抖“我会是个傻瓜让什么东西失去吗?!”


德拉克用力搂紧了哈利“他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对你做些什么了!”


哈利张开嘴唇发抖但是弱了一些,而德拉克可以看到他的口腔有血因为他的牙齿白又整齐“伏地魔这个该死的一直在我脑子里!!”


德拉克空出一只手捏住哈利的两颊“那现在就停下来!你这是在折磨你自己!”


“呃啊啊啊啊啊!”哈利挣脱了德拉克的手合上嘴巴“你在说服我,但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预言家报纸还说我是伏地魔后面的另一个魔王说我有精神病!而一部分狼心狗肺的人说什么我没有在拯救他们!!”


所有报纸都有一天没一天的报道他而无知群众在评论他的生活有多么的不健康,哈利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可以这样看着一张纸就相信那些让人惊讶的东西!而那些叫着救世主帮助他们的声音让他睁大眼睛……可以的话他想逃离。


“有我在这里!你不需要理会他们!”德拉克看上去很痛苦“我不应该离开这么久的我知道,现在我在这里,你可以用一整天的时间来和我说话,你知道的。”


哈利咬紧了嘴唇看着德拉克,看上去放松了一些,这个让德拉克松了一口气


“现在去穿上衣服,已经八点五十了……”


德拉克在哈利听话的转过身上楼的时候拍了一把他的屁股,他惊叫了一声。


“你愿意和我一起出去一会儿吗……!?”德拉克跟着他一起上楼问着热后看到二楼满地的水吓的愣着在那里


哈利还是继续往三楼走去“我看不出我为什么不,所以,愿意。”


德拉克抬头看了看哈利又看了看地上的水咬了咬牙继续跟上去“我很高兴你愿意!可是该死的,这些水!!你拿它们折磨自己!”


哈利没有说话进入卧室将昨夜准备好的放在单人沙发上折好的衣服慢慢的穿上,面无表情的盯着德拉克一张一合的嘴唇翻了一个白眼。他觉得德拉克越来越像赫敏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对待他的时候话可以这么多,而他知道他们知道他不会听进去一个字。而在赫敏像现在如此话多的原因是……她和罗恩离开了他的生活…


“这一个月里你找到你的伴侣了吗,马尔福。”他问


德拉克好像听到了他父母去世了那样立刻停止了说话涨红了眼睛“波特…波特……哈利…”


我打赌他下一秒会哭出来,赌一英镑!哈利那样想


“伏地魔…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德拉克的五官皱了起来,像面对邓布利多那次,然后并没有哭出来


噢……我没有了一英镑…


“是赫敏和罗恩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哈利嘀咕着


“噢,那个臭鼬和泥巴种!我就知道他们无理!!”德拉克把自己扔上床但没有躺下而是靠在床尾柱看着穿内裤的哈利伸出了舌头湿润了自己的嘴唇“你知道我现在还在爱着你的,你不需要试探。”


哈利扯着裤子撇了撇嘴看着德拉克“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有一天背叛我,这一点很难确定……”


德拉克扬起了眉毛看上去有些意外“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哇哦……你要对我有信心。”


“……好吧,我给你机会……”


哈利抚平了上衣的褶皱咧开了嘴露出牙齿朝德拉克笑的灿烂并发出一些声音,德拉克迷恋这种声音…然后他立刻意识到这两年他没有听到过这个声音!


“所以,我们去哪里?”


德拉克露出一个笑容,朝哈利走去。


阴影处克利切,一个家养小精灵,走出来。看着那笑的灿烂的哈利波特合上了眼睛,手里的一份报纸被再次抓了抓最终无力的松开手让报纸掉下来。那张报纸被克利切看了两年,是的你没看错。


-马尔福新继承人德拉克马尔福在今日与格拉戈拉斯家族阿斯托莉亚格拉戈拉斯联姻


当然有长篇大论,然后在报纸的一个角落那里有哈利的名字。


-救世主哈利波特因为服用了麻瓜不健康药物造成身体不适,无法到场参加婚礼


很快,克利切睁开眼睛,在沙发处放了另外一套新衣服接着抓上毛巾去处理地上的水和放掉浴缸里没有放掉的水……


然后,再次的,等待。


黑夜降临。


END

【TRHP】Always love you/Chapter 3

弃权声明:他们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我,我只是让他们在一起。

警告:拥有私设,所有学院都是荣誉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That is not a mission.
Is your life.


在霍拉斯担任斯莱特林院长时的晚间谈会永远都举行的很晚,这次的也一样……在一群人结束谈会安静的回到寝室的时候哈利被一个人影吸引了注意力紧盯着一张沙发然后停了下来

汤姆里德尔在休息室里的公共沙发上睡着了,旁边是摊开的书和没有开始看的书。

“汤姆里德尔。”

哈利的手掌贴上汤姆的颧骨手指融入发丝轻轻的晃了晃他的脑袋,希望这样可以让他更快地醒来

汤姆缓缓睁开了一点眼睛,然后再慢慢的睁大

“佩弗里尔学长你回来了,我有些地方想要问你!”汤姆在清醒过来后急切的说

“我知道你喜欢书,但不是现在。我希望明天在食堂见到你。”

说着松开手转身离开,汤姆抿了一下嘴唇,他可不想回去听他室友对他的辱骂!不过他确实也想在明天早餐见到哈利。

汤姆永远都感觉时间不够用一下子便过去了两个月,来到这个与麻瓜界不同的地方让他每天拼命的去吸收图书馆的书籍…并且对哈利的好奇一天比一天要多,就像他想看遍禁书区的所有内容那样。有一次他缠着哈利和他说禁书区里都有些什么样的内容,哈利告诉他了但并不多这样让他不满足!迟早,他会让哈利心甘情愿的全部告诉他!

“邓布利多教授,我想你是有事才会见我的。”哈利坐在沙发上抿起唇看着变形课教授,格兰芬多院长

邓布利多发出了一些笑声“你是我见过最容易亲近的斯莱特林了哈利……你会想要一杯蜂蜜水吗?”

“是的,谢谢。”哈利接过那杯温热的水放在了身边的桌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教授。”

“你可以问。”

“为什么你会对里德尔这么感兴趣。”哈利的绿色眸子没有看着邓布利多而是任意一处“你知道,我们的院长也对他很感兴趣…但是那是我们的院长而你,格兰芬多的院长有点不适合这个关注。”

邓布利多放下杯子“哈利你为什么会这样想?他值得你照顾不是吗?”

哈利皱了皱眉“为什么他值得照顾,没有人会值得什么。”

“但是因为孤儿院他才这样……他值得…”

“邓布利多教授!难道是这个原因你才对他感兴趣!?”哈利狠狠的拍了桌子发出声响,杯子里的水跃出来,桌上有水渍

邓布利多看着声音大声起来的哈利,蓝眼睛有一些不理解“你在烦躁哈利。”

哈利用手将刘海梳到了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我永远也得不到你这样的关注与评论,你对我做了什么让我这样。”

“我什么都没有做…”

邓布利多收回了视线“你很优秀哈利,但是里德尔会比……”

“这个认知……”哈利接上邓布利多的话“真是该死的要命。”

“佩里弗尔居然会让你说这些话?”

哈利朝邓布利多笑了笑“现在已经是学期两个月了,我希望你觉得优秀的里德尔可以在剩下的两个月里给我一些惊喜。”

邓布利多看着哈利有一会“斯莱特林里要是会蛇语那就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人……而他会蛇语。”

哈利停止了笑容看着邓布利多的蓝眼睛“邓布利多教授,这个不好笑。”

“很遗憾我也不是和你开玩笑哈利……”

邓布利多将一盒糖放在哈利的杯子边,而在他的手离开盒子的时候哈利飞快的拿了一颗放进嘴里,牙齿狠狠的咬着糖发出声音。

哈利把糖完全咬烂的时候才移开视线“我想教授你会愿意和我说一说是怎么回事。”

“我是他第一个看到教授,在我要离开那里的时候他说他会和蛇说话……除了萨拉查斯莱特林后人还会有谁会这个?”邓布利多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哈利

“……真有意思,他或许真的是冈特最后一支。”哈利喝了一口蜂蜜水然后被甜的皱起了五官

“我很惊讶,我当时有抗拒他…而他也看出来了。”邓布利多看着哈利的表情笑了起来“他很聪明也会观察身边的每一个!”

哈利放下杯子眯起了眼睛“一个敏感的人,但是眼里有所有东西这一点和我一样又或者不一样吗。”

邓布利多点点头“谁也不可以逃过你眼睛,而他是谁都在他眼里……”

而哈利并没有思考这句话,他在佩里弗尔家庭下成长造成了他的思想……所以他在担忧,他一直表现的优异让这个家庭对他满意但是这个来路不明的里德尔可能会毁了他所有的努力!他不会让里德尔有这个机会的!

{所以你会打算用下三滥的手段让他不再成为邓布利多或者其他人眼中的特别吗?}

是的

{那个孩子这么相信你,请你做他的保护者……你确定你做得到吗?}

哈利咬紧了嘴唇痛苦放在了脸上,不过很快便恢复平时的表情“既然一个斯莱特林后人看得上我让我做他的保护者…我会让他知道更多。”

邓布利多看到哈利确定下来不由得弯起了蓝眼睛“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他在你手里一定很好,我相信。”

哈利站起身扬起了下巴“邓布利多教授你确实应该感到高兴,我知道这是你的目的…你说服了我。谢谢你的邀请我想我要离开了。”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看着哈利走出门后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笑容完全消失“里德尔,在哈利的眼睛下我会让你知道你在这里也会有多不合群……”

“真不明白你怎么会和格兰芬多院长扯上关系!哈利告诉我!”阿布拉克萨斯走在哈利走出来的时候跟上去走在他旁边

“你可以和他多说说话阿布,我想这样会有用的。”哈利讽刺他

阿布拉克萨斯将嘴角往下拉了拉然后搭上哈利的肩膀露出笑容“难道你和格兰芬多院长有些不可告人秘密?”

“我想你应该去休息一下。”哈利拍掉了肩膀的手

“好吧好吧,和我说一说你和教授认为里德尔有哪里特别?”

哈利侧过头看着阿布拉克萨斯有些想大笑的感觉“我想你知道一个人会蛇语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意义。”

阿布拉克萨斯怔住了一瞬间“斯莱特林继承者,你的意思是你认为里德尔是继承人?”

“不是认为而是肯定,虽然我没有听他说过但是邓布利多教授知道他会说,这句话是汤姆里德尔亲口说的。我想邓布利多教授不会欺骗我。”

“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他不利用身份?这个不合理!”阿布拉克萨斯想要反驳

“或许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不然他是怎样进入斯莱特林的。”哈利走进了图书馆

阿布拉克萨斯皱了皱眉对这个假设不满意“你准备怎样做?”

哈利在靠近禁书区的一个书架抽出了一本书“我打算让他知道。”

“如何?”阿布拉克萨斯接着问

“你应该知道萨拉查斯莱特林留有密室与蛇怪吧。”哈利走到背后的一个书架踩上梯子抽出另一本书然后下来

阿布拉克萨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打算让他知道那个?!”

哈利翻了一个白眼“他早就知道了,现在我只是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一本魔法界家族史与姓名史是不够的。”

“你会让他亲自打开密室。”阿布拉克萨斯接上了话


T.B.C

有人想要的强势Harry(存